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9)

那天中午纱织带着撒加在一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深巷小店用餐,小店藏在沙滩后面一圈极其破旧的民居区。撒加确实没想到这种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店竟然有很不错的食物。
“你是怎么知道这样的地方的?”撒加好奇,“你看起来不像是会经常来如此接地气的地方的人。”
“那你觉得我像出入哪里的人?灯红酒绿的夜店?阳春白雪的学府……”
“总之你应该是家世良好、出生优渥。”撒加打断了她狡黠的列举。
纱织看着他微微一笑,撒加心中大约是开始想了解她的来历了,只是又克制地不问。然而与其等他派人去查,不如她自己主动交代一些暂时稳住他来得好。一切也在她的预想之中:假如撒加真能重新喜欢上她,那就必然会有他想了解更多的一天。这是好现象,但也带来更大的风险。
“你说的都对,但太泛泛。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他拥有一家规模颇大的财团,所以我小时候确实是过着不知人间疾苦的奢侈生活。三四岁时甚至挺刁蛮任性。”她苦笑。
撒加确是难以将面前的人和“刁蛮任性”联系在一起:“你能有多刁蛮多任性?”
“你以为我自黑么?我那时候真的是人见人厌,曾经拿骑马的鞭子抽打佣人家的小孩,还让他们跪在地上假装是我的坐骑。我是不是超级可恨?”至今,她都觉得非常愧疚,也不知道为何那个年纪的自己是这样的面目可憎。
撒加说:“把手伸过来。”
纱织顺从照办,撒加的大手在桌面上轻轻握住了她微凉的柔荑:“确实挺可恨的。”他坦白地说,“但更应该想到的是你最终成为了一个优秀又善良的人。”
她忍不住看着撒加的眼睛,矢车菊蓝那样的醉人,配着他此刻温柔得不得了嗓音,纱织心中涌起许多温暖与安宁。
她继续说道:“我九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了……”想到待她那样好的城户光政,纱织不免难过,她深吸一口气,撒加微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手蓦然收紧,纱织冲他摇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继续讲下去,“然后我接管了整个财阀!直到我十三岁时,我忽然发现那是不属于我的生活。我离开了,暂时将财阀交给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代为打理,去寻找自己……”
“不用说了。”撒加看出她眼中压抑着很深的痛楚,他打断了她,虽然她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他也知道那些久战商场的老家伙们多么老奸巨猾难以对付,她那个时候才九岁,面对着至亲离世的巨大痛苦,还要接掌庞大的财富,必定付出了无比的艰辛,有可能还有生命威胁。
忽然他想到:“你父母呢?”
该来的总会来!纱织仔细地斟酌着说法,怕有哪一种会刺激到他的记忆: “我一出生就和父母分开了……原本我是被寄养在一个大家庭的,家里有十多个兄弟。但是因为一些原因这个家暗潮涌动,并不安稳。有一次他们打架了,其中一个哥哥怕我受伤,把我带了出来。可是路上他遭遇意外,当时爷爷正好路过,那个哥哥临终前把我托付给他。”
“所以你是被二次收养的?”她的身世太过曲折离奇,撒加既惊讶更心疼。
纱织点点头:“可是我小时候并不知道,因为爷爷待我是真的太好太好!”
“所以你刚才说的离开那些不属于你的、去寻找自己,是指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世后去找一开始寄养的那家人?”撒加非常敏锐地推论道。纱织本不打算提后来圣域的事,没想到撒加一下就分析出来了,只好点头道:“是的。但是一家人因为种种原因,已经各奔东西了。”她含混地说。
撒加长身而起,绕过餐桌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郑重地说:“纱织,我不能承诺你什么,但我保证,不管今后我们俩关系会怎样,我都会尽我所能保你一世平安!”
纱织看着他认真严肃的眼神和表情,什么也说不出,紧紧地拥抱了他宽阔结实的背。不管今后你能不能想起来,撒加,我多希望我们永远这样好!心头一热,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撒加感受到了肩上的湿意,并没劝阻,任她哭着,轻轻地抚着她颤抖的背。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