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17 )


这是和以往一样普普通通的一个早晨,阳光和煦,清风拂面。但这个早晨又不太一样——素来不苟言笑、威严冷厉的教皇撒加大人,怀里抱着一大捧人类社会象征爱情的红玫瑰,从山下回来。穿过圣域与外界的结界,穿过密叶绿到沁油似的矮小灌木和高大乔木,穿过只有几个晨跑晚到者的空旷的圆形训练场,穿过顶部高耸入云似的巨石回廊……从白羊宫拾阶而上。有时候他俊美的脸庞被金色的太阳浸透,有时候他惑人的笑容被枝叶间滤过的光影斑驳,有时候他高大的身型完全没入建筑的阴影,但他始终那样坚定,并不理会偶遇的任何人的任何表情,只是专注地捧着怀里那捧艳色,面上带着宁和而从容的浅淡笑意,目光落在远远的前方。
很快,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便传遍了圣域!“你是没看见,教皇大人那美丽的蓝色卷发、宽阔挺拔的肩背、修长结实的胳膊和大长腿……我的天!这样一位神衹般的大人,抱着一束红玫瑰……我的天!究竟是哪位女士能得到他的青睐!”诸如此类的夸张又花痴的描述并不鲜见,在仆从、杂兵中间飞速流传。甚至包括黄金圣斗士在内的众人都忍不住议论纷纷。连一贯稳重端正的艾俄洛斯都惊呆了,看见撒加抱着玫瑰打他门口走过时,失仪地瞪大了眼睛,忘记行礼,这在他而言是绝无仅有的!
惟有穆,跟加隆并肩站在双子宫的门口,还是那样一副老神在在、不慌不忙的模样。“撒加终于开窍了!”作为弟弟,加隆此刻竟然有一种长辈似的老怀安慰之感,“我等着他对纱织有所表示已经等得头发都快白了!”
穆听着他夸张的抱怨,笑意温和:“该来的总会来,该表白的总会表白,撒加虽然是一个很能隐忍不发的人,但有的事情他是绝对忍不下去的。好了,我们来想想怎么打发宙斯大人吧!”
上司谈恋爱,下属还是要好好干活的。加隆收起煽情得几乎要盈眶的热泪,咂咂嘴,跟上了穆的步伐。

撒加到的时候,纱织正站在梯子最顶端,从整面墙的古旧大书柜里翻找需要的资料。当然,她完全可以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但她特别喜欢这种从尘封的旧物里搜寻想要的感觉。
“是撒加吗?请稍等一下。”她头都没回,努力地从夹得紧紧的大部头里抽出那本两块砖头一样厚的资料。
撒加并没预料到正经八百地追求纱织的第一天,一开场会是这种情形。他安静地站在下面仰望着他的女神,她此刻的举动绝对谈不上端庄,拔那本书的时候上臂的肌群都绷紧了,他甚至能听见她因为太过用力而从齿缝里挤出了吃力的呻吟声。
然后一大坨重物从他头上砸了下来!
在纱织的轻呼声中,撒加却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单手接住了重物——那本《泰坦神谱》,真的是重到可以砸死人,跟着资料一起下来的还有在光线里轻舞的浮尘。
“抱歉,实在太重,一下用力过度,没有拿稳。”纱织这才侧过头俯视着他,自然也看见了他怀里的花,“哇,好漂亮的花!是送给我的吗?”她一点都没有一般女孩子那种娇羞的意思,反而大方又热情。
撒加颇有点无奈的笑了:“第一次送花,竟然是在这样的气氛下。你还不准备下来吗?”
“好啊!”纱织笑得很开心,“接住了哦!”她话音刚落,就纵身跳下,撒加瞬间一跃而起,左手还拿着大部头,右手举着玫瑰,仍然在半空中将她稳稳搂入怀里。
“你可真不是普通人。”待她站定了,撒加不赞同地摇头。
“反正你会接住我的,不是吗?何况我本来就不是普通人啊,我是你的神!”她轻轻松松就堵得他无法反驳,推开他纠结的肱二头肌,“我的花呢?”
对着她灿烂的明眸,他完全没办法说出什么谴责的话,乖乖地将另一手里的玫瑰递到她面前:“差点被你压坏!我可是一大清早就去外面的集镇上买的。”他有点别扭地说。
然而纱织抱了满怀的玫瑰,完全没趁火打劫取笑他,一径欣喜地这朵看看,那朵闻闻,脸上带着她少有的完全放松的纯粹笑容。撒加始终静静地看着,不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因为她的微笑而不自知地微笑。纱织猛然抬头,望着他的眼睛,红扑扑的脸上绽开好大一朵笑容:“撒加,谢谢你!我可是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玫瑰花呢!”
撒加被那明媚闪到眼睛,只觉纱织一时之间明艳不可逼视,心底攸然一抽,脸上一热,赶紧移开了目光。
“也不对,阿布罗狄之前也送过我玫瑰呐!对了,你为何要舍近求远去外面?阿布的培育水准应该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吧?”纱织忽然又想起来,双鱼宫里可不是只有御敌的剧毒玫瑰,阿布罗狄平日里的私生活极讲究,偶尔他俩还会聊到服装搭配、茶具选择、插瓶设计等等。
很好,阿布,我记下了,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向纱织献殷勤!撒加心中默默有了计较,面上不动声色地问:“哦,也是,这小子也就这一点长处了,他经常给你送玫瑰?我怎么没见过?阿布这个昵称又是怎么来的?”
纱织心无挂碍地道:“也没有经常,偶尔吧,而且他每次也只送一支,他说送一大捧的行为很没品。”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捧着撒加刚送的一大束,但看看他神色如常,似乎并无不妥,便开心地继续道,“我们俩都觉得叫阿布罗狄太麻烦了,还是简称阿布比较干脆利落。下次你也可以这样叫他嘛!”
撒加不置可否,心下已默默处死了这个不会看上司脸色的小白脸“阿布”。
正在双鱼宫中端正地坐着用早餐的阿布罗狄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阵凉意。他抬头看看对面正一丝不苟地切开一块还带着血丝的嫩牛排的修罗,问:“你感觉到什么异常了吗?”
修罗摇摇头,他切割牛排的味道宛如老匠人在打磨一件工艺品,沉默地继续吃着。
从那天起,圣域众人每天早晨都能看见他们硬汉人设完全崩塌的教皇大人柔情蜜意地抱着各种不同的花去往女神殿,有时候是玫瑰,有时候是勿忘我,有时候是香水百合……教皇在追求雅典娜!多少人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从来不近女色——啊,不对,是从来不在任何人身上花半点心思的撒加大人,竟然陷入情网了!震惊之余,想想大人动心的对方是他们家女神,似乎也就理所当然。再换一个角度想,虽然大家对女神更多的是自下而上的尊重、敬仰和崇拜,但她作为一位特别美丽和优秀的女性,自然而然总会得到不同于景仰和钦佩的喜欢;可是就算有了喜欢,又有谁能有撒加大人这样无比强大的内心和目空一切的傲气,能以男女之间平等的目光、而非下级对上级、战士对女神的仰视来平常地对待雅典娜大人?爱情固然通常会夹杂双方对彼此的欣赏甚至钦佩,但人格却必定是平等的,而这世上除了撒加,大概很少能有人内心强大到可以无视爱人是女神,而且还不是普普通通一个小神、而是奥林波斯十大主神之一的高压身份!故而,圣域中对教皇大人的尊崇和佩服又意外地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就在众人都对教皇与女神的爱情满怀祝福与兴奋之际,无辜的阿布罗狄看着莫名消失的满院子花草,欲哭无泪地有一种“我惹到谁了”的茫然。当然,那个时候的撒加,也绝对想不到后来的后来,会有那么一天,他会对追求纱织的其他男人说出送花庸俗不入流的这类鬼扯的话。
撒加对纱织的热烈追求还在继续,而宙斯等众神来访圣域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