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16)


“教皇大人言重了。”穆的笑容像四月春风拂面,然而看在撒加眼里真是又虚伪又嚣张!但是这一次,穆却忽然变得非常知情识趣似的,向纱织行礼告退,“刚才所说还望多加考量,我认为此事说不定是实现多赢的良机!”
“穆说的什么事情?”穆走后,撒加问,“圣域还有我不能知道的事?”
“我父神要来了。”纱织看着他,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撒加,虽然按惯例大伙儿都是要回到普通人类社会去开始新生活的,也不负你们昔日所学,但其实你们几位重要人物也并没有太多选择,比如你,注定仍是要替我挑起这副担子。作为我的战士,除了比普通人类要能多活上些年份,好像就没什么好处了。我想问的是,你有什么爱好是想在今后做起来的吗?”
“爱好……我曾经有一度挺喜欢画画……不过并没有学过,画得也很糟糕。”撒加放松了表情,“如果我今后真的重拾画画,你愿意做我模特吗?”
“当然!”纱织笑得很开心,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俊美的男人坐在窗边认真作画的情景,光想想也觉得实在是好看到夺人呼吸。“对了,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我——”撒加清了清嗓子,有点不自在地别开目光,忽而他又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伸手握住了她圆润小巧的两边肩头,“纱织,我很喜欢你,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吗?”他想,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虽不是朝夕相处,但每天都会见面,她对自己的情意应该会有所觉察吧!这样一来,此时表明心迹也不算唐突。
他终于做出了逾礼的举动!纱织欣慰地想,因为那些个不堪的前事,撒加虽然喜欢她,但始终是恪守着和她之间的身体距离的。此刻听平日里不可一世的他有点笨拙地向自己表白,真的,要不是看到她的蓝发战士眼底一片认真到有点紧张的呆板,她恐怕会没良心地忍不住要笑出来——如果真的笑出来的话大概会伤到他自尊吧!这个骄傲到自负的男人,连神都不放在眼里的男人,她怎么忍心伤到他的自尊呢!
“撒加!你都从没有追求过我呢,叫我怎么接受你的追求?”她从容不迫地任他抓着,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那么,如果我追求你,你会答应吗?”撒加咬咬牙,一脸的尴尬。
“真想给你一面镜子,让你看看你此刻的表情。哪有向女士表白,却一脸被逼无奈的模样!”纱织还不打算就此放过这难得的戏弄教皇大人的机会。
“我……”撒加一垂眸就能看见她眼中灿若星子的笑意,知道她故意为难自己,却也不着恼,反倒是轻叹了口气,非常坦率地说,“我虽然有过很多女人,但这却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表白,你就不能配合一点吗?你早该明白我的心思了吧?”
“好吧,我严肃一点。”纱织仍然面带微笑,“我挺高兴你说喜欢我的,也对你的追求很期待,但其实我并不清楚你这份喜欢有多喜欢?而你所希望的结果又是什么?这样吧,如果你能坚持追求我……三个月,如果心意还是不变的话,我就答应你!”
撒加如她所料发怒了。他放下了握住她双肩的手,表情如漫天乌云,又阴又沉:“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你觉得我对你的感情长不过区区三个月?纱织!就算到我生命的尽头,我也不会终止对你的爱!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你不能看不起我的感情!”
纱织还在笑着,只是那笑容变得越发温柔,她主动伸手抓住了他在身侧成拳的大掌——当然是抓不住——便双手抓住了一只,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能掰开当然是因为撒加虽然愤怒但还是忍不住依从她。纱织双手轻轻握住了他放开的这只手,他们的肤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上一次他们肌肤如此相亲,还是在冥战的时候。
撒加被她的举动弄糊涂了,只是冷冷地由着她。
“撒加,你先别着急。记住,无论是谁,也不值得你动怒,哪怕是我!如果你真的是喜欢我,就好好抓住这三个月。三个月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也足够改变很多事情,应该足够看清彼此的心。而且,你肯定知道,神话时代以来我始终是处女神,要成为我的伴侣也好、情人也罢,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说服我,但你不止要说服我!”
撒加立刻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反手握住了她两只手,面色已恢复如常,他看着纱织的眼睛,决然道:“好!我一定不会叫你失望!至于你父神宙斯,要来便来好了,他来意是善,圣域陪你好好招待;他来意不善,你养的这些人也绝不是好惹的!”
纱织任他握着自己的双手,展颜道:“你们可不是我养得起的,而且等退出圣域之后,我还要靠你们养着我呐!”
撒加因她率性的笑容而微笑,目光闪动:“何须那些闲杂人等,只需我便可以养得起你了!”
“哟——”远远地一声口哨传来,加隆夸张的怪腔调不怕挨揍地来搅局,“老哥啊,原来你一直以来你让我自食其力是因为我是‘闲杂人等’!纱织那么厉害,你养她不养我?还有一点兄弟之情吗?”
今天女神殿的花园可真是热闹……撒加看着双生兄弟一脸不正经地走过来,向纱织礼毕。撒加淡淡道:“你来干什么?”
加隆却没搭理他,朝着纱织问:“纱织,你可别这么轻易就被我哥哄骗了!你要知道,你虽然是女神你比他拽,但是男女之事你就是张白纸!哪里是我哥这样百人斩、千人斩、万人斩……的对手!他哄小姑娘的手段可多着呢!”
见他越说越来劲,越说越不像话,撒加正要训斥,纱织已经开口了:“哦?那我可就需要他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师来启蒙。”她似乎是对撒加过去的艳情史一点都不在意。
加隆啧啧称奇:“厉害了啊,女神大人!当真是胸怀宽广!好,既然这天上地下我加隆谁都不服就服你一个,那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就干干脆脆地收了我哥,绝对不吃亏!”
“不愧是亲兄弟!”纱织横了加隆一眼,“帮你哥哥也帮得不走寻常路!你从双子宫一路爬到这里,不会就为了专门来耍嘴皮子吧!说吧,什么事?”
加隆听她这样讲,便敛了面上的吊儿郎当:“方才穆经过的时候‘顺口’跟我提了句,宙斯要来我们这里来晃悠晃悠?他来干什么?”
“我也就只知道穆说的内容。”只不过穆对我说的比对你们说的多,“父神对我还是很偏爱的,放心,不会是专门来打架的。”
“打架我们也不怕!别以为他是你父神,我们就不敢揍他!你说是吧,老大!”
撒加却没有回应,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深了下去。然后向纱织行礼告退,看也不看加隆一眼便大步走了。
“你说我哥想到什么了?这个节点他不赶紧表决心逞威风,不像他的作风。”
“他是个聪明人,哎,太聪明了我压力真是大。”她望着已经看不见的背影喃喃低语。
“纱织,你究竟喜不喜欢撒加?”加隆忽然正儿八经地问。
“干嘛?你不会是也喜欢我吧?”她转过身来瞅着他,越笑越厉害。
“无福消受,敬谢不敏!”加隆一脸被吓到,“你开起玩笑来简直不按套路出牌,我哥听见的话我命休矣!”
“你是想让我立刻就答应撒加是吧?哎,说真的,你们兄弟俩感情真好。”纱织扬手阻止他想反驳的乱扯,“我现在不能答应他,加隆。你看,我父神就要来了,究竟会是个什么局面我也不清楚,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答应他。我父神非常看重我,现在答应了他,也许会置他于危险之中。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加隆当然明白了,他还明白了更多:“你喜欢撒加对吧!”
“对。”纱织大方承认,“但是你不能告诉他。你要是真心为他好,在我父神离开之前,就什么也别说!”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