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上部完)(part 14)


加隆接到佣人电话的时候正开车,他安抚了因目睹撒加发色变黑而吓坏的佣人,收了线。他从内后视镜看了眼后座上一言不发的纱织。她看起来还挺正常——既没呼天抢地、痛哭流涕、伤心欲绝,也没狂躁愤怒、捶胸顿足、失控暴走——不过,亲近的人自然辨认得出她只是“看起来”还正常。
“你都听见了吧?看看我那个不争气的老哥为了你把自己搞成什么蠢样了,你倒是挺镇定自若的,一点不受影响。”加隆故意抱怨道,“别人看着还以为他是单相思呐!”别人看着真的会这样觉得,还会觉得她冷血无情。加隆也不是瞎说。不过这两位都是不会理会“别人”看着如何的主,他这样讲只是想引得纱织说几句话而已,一个爆炸,一个闷着,他俩可真是绝配。
纱织当然听见了,他发色都变了,可见是气得不轻,痛得很重,那又怎么样?他生气就可以口不择言?就可以乱发脾气?“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错,非要吹毛求疵的话,那句后悔认识他好像是重了点。”
“我去!您老人家干嘛要跟他说这么严重的话!又不是不知道他火起来就是一根筋。”
“谁让他说我勾三搭四、水性杨花、还让我滚、滚了就别回去。”
“……”加隆一下被噎住了,我勒个去!撒加竟然能这样说!真是让兄弟他刮目相看,“他可真有种!我以为到了这个程度了他会被你吃得死死的,没想到还能张牙舞爪、虚张声势!”他从内后视镜扫了眼纱织,看她好像比刚才放松多了。这就对了。
“所以你说!我长得像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软弱女人吗!”
“别说。你长得还真像!”感觉后排砍来的眼刀,补充道,“只是单纯外表,您这大杀四方的气场,谁敢觉得你软弱可欺?找死啊!好了,到了。”他停在了地下车库。
他替纱织拉开车门,又去后备箱拿她的行李,看她表情比刚才鲜活不少,稍稍放心。纱织之前打电话来叫他去搬东西,他鬼叫着你有男朋友不使唤,干嘛要来使唤我这个可怜的单身狗!然后纱织说她现在没有男朋友了!这两个难伺候的主吵架,他却要做苦力。
“你确定要来连累我?”他还挣扎。
“连累?”纱织敛了眼神,“这是赐你一个为本神服务的难得机会!”
“讲真,你说话的神态和口气还有这越来越厚的脸皮,都跟我哥越来越像了。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再提你哥信不信我胖揍你一顿?”她威胁。真要打架加隆当然万万不是她的对手。但她现在为了大计达成,暂时不能燃起小宇宙,就是一个普通人类的身体,如果加隆给她揍那也纯粹看在她是老大的老大的面子上。
“纱织——”加隆忽然严肃起来,“对不起!”
纱织一怔,复又笑道:“这么婆婆妈妈的,你还是不是加隆啊!”
“我说认真的,这件事发展到今天,我都从未向你们说一声抱歉,当初如果不是我——”
“好了!”纱织打断他,“你是为了帮我,也是为了帮他。后面的事情都是我自己任性而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在神的意志里,你又能起多大作用呢?”明眸女神目光好像和话语一样带着残忍,制止了他的自厌情绪。加隆在那一刻忽然觉得,即使没有小宇宙,纱织的气场也一点没变,只要她愿意,就随时可以给他们巨大的压力,甚至高高在上地把他们踩在脚下——只不过她没兴趣那样做罢了。
纱织又像没说过那样不近人情的话似的,唤道:“还不走?杵在那里当柱子么?”
“你真的会害死我……如果我哥知道你住在我这里,我死定了!”加隆一念转回,为自己悲惨的明天默默抹了把泪。不过呢,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思及此,加隆悄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看着率先走进电梯的纱织,加隆想:不管怎样,她被他东拉西扯地转移了注意力,就不会沉缅于和撒加的不快中了!
跟撒加不同,加隆的住所在一幢高层公寓的最顶层,他喜欢喧嚣热闹又活力十足的城市,喜欢早晨起来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那个蛋黄一样的太阳的感觉,他甚至养了一缸鱼,这一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这个人显然不包括纱织,因为加隆出差又或旅行的时候,就是由纱织在替他照看这缸鱼。
门从里面打开了,纱织看见站在玄关满面温和笑意地看着自己的人:“穆——你怎么……”然后她立刻懂了,狠狠盯了一眼加隆,“是你叫来的吧!”她用的是肯定句。
“女神大人,别来无恙。”穆向她行了个礼,微笑着说,“按加隆所说,我好像错过了很多章节,还有劳您来帮忙补上呐。”
她发誓,她看见穆那仿佛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促狭、一丝不赞同、还有一丝生气!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