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下部)(part 15)


“雅典娜大人,那么我和穆先生现在就开始着手计划和侍奉您的神仆家族进行管理交接以及圣斗士全员逐步退出战备状态的事情,待具体方案拟好,会由教皇先过目,再呈给您。”空荡荡的女神殿议事厅里,身着射手座黄金圣衣的高大男人垂着眉目,恭敬地向神座上的女神简要地做了今天议题的小结,他整肃的嗓音砸在这过于宽阔的空间里,依然掷地有声。
“好的,艾俄洛斯,你们先下去吧。辛苦了!”纱织微微颔首。
“那么容我等先行告退了!”艾俄洛斯单膝点地,向神座上的女神行礼告退。出去的时候目光扫了一下还没有去意的另外二人。
“艾俄洛斯都退下了,你还有何事?”着教皇袍服的蓝发男人转身正面看着身旁的白羊座黄金圣斗士,语气里毫不掩饰地带着一丝嫌弃。
穆似是并不介意对方不算和气的质问,微笑道:“那教皇大人为何还留在这里?”
“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穆,本座要做什么还需要向你报备吗?”撒加并没有真生气,只是穆明显故意杵在这里,不给他单独与纱织在一起的机会,他倒好奇这披着绵羊外皮的老狐狸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好了!你们两个别耍嘴皮子了!”神座上的纱织款步走下,“说吧,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他们女神这张嘴啊……
“教皇大人先请。”穆特别谦让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如果有人真的以为穆是道清浅和煦的三月暖阳,那就大错特错了。撒加很清楚,穆的城府极深!穆确实是如大多数人所看到的:谦谦君子,温良如玉;可穆又绝不止于此!他将奇绝的才思、恢弘的谋略、甚至还有一丝丝冷酷无情和一点点恶趣味都悉数隐匿在他温和无害的笑容里,让人觉得他是那么的可亲,似乎可以一眼看穿。
看穿个鬼!撒加心底轻哼,比如现在,表面上是尊重教皇,实际上可不是为了把他自己留到最后?偏偏你还没办法挑他的错!穆就是这样一个四两拨千斤、消弭对手力量于无形的深不可测的男人!
撒加其实真没事要报告,他不过就是日常没事儿找事儿想要多待在纱织身边制造机会培养感情而已。其实他这点想法就算别人不知道,穆和他弟弟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加隆肯定是知道的——虽然他们都未点破。看穆这架势,今天打定了主意要和自己过不去,他也就懒得接招,不去和穆打太极了。干脆地行礼告退:“我所言之事极机密,但不急迫。今日还是让穆先禀奏。我先告退了。”来日方长嘛,毕竟教皇厅离女神殿最近,穆说过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他可以说近女神殿的撒加先得纱织!不急!
看着他大步流星地走了,纱织笑笑道:“有什么事情值得你非要支开撒加?让我想想。肯定是跟他自己有关的吧?”她闲适地往神殿后面的花园走,示意穆跟上。
“哎,跟着智慧女神讨饭吃也真的是不容易,太蠢了会被嫌弃的吧!”穆笑叹。
“嫌弃谁也不会嫌弃你呀!你可是我的智囊。”
“那么,撒加呢?你怎么看撒加?”穆越过她,回头看她的表情。
没想到他有此直接的一问,纱织不由想着穆言下之意,又被对方温柔的脸上那种研究似的表情弄得有点心虚。“你究竟想说什么。”纱织没好气地别开脸。
不需要她再回答,穆已经从她的反应得到了答案。微微笑了笑,便开始说正事:“今天我在星楼接到了奥林波斯山传来的神谕,你的父神宙斯大人会带着神后赫拉来人界看望你。”他声线平稳地讲出这个惊人的消息,大概也就只有他能这样平静。
“什么?”饶是纱织也吃了一惊,“他们来干什么?他和赫拉关系一直不好,就算来又为什么会带着赫拉?”她可不相信他们单纯只是来看望她。“你没说完吧?你讲这件事为什么要支开撒加?他作为教皇总要知道的。肯定有什么你需要先征询我的意思之后才能告诉撒加!”
穆对智慧女神的好用的脑子是真的服气的:“你父神还说,要看看你这一次转世后,做处女神的想法有没有变……言下之意似乎有神又提出与你结亲。”
纱织感觉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脸颊抽了抽:“父神还真是不死心,大概因为他始终对我不放心,不管我替他做了多少事!”
“你说我能当着撒加的面讲这件事吗?”
“你做得很好!”纱织眼中流露出赞许,“这件事确实先别让他知道。”
“其实……”穆犹豫着要不要点破,也许,纱织她本就知道的……
“想说什么就说吧,你在我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纱织一向非常倚重他,要说起来,穆和她的关系才是圣域里最好的,撒加也是比不上。奈何感情的性质分好多种,是哪种跟关系亲疏都无关。
“其实,撒加他是喜欢你的……如果你也对他有意的话,不如向你父神坦白你们二人彼此有意?”
“我知道。”纱织轻叹,“我又不是木头,我当然感觉得到他对我的感情不止于战士对女神、下属对上司、战友与伙伴。但是光是这么一点点喜欢是不够的,穆,你该知道,奥林波斯山的婚姻里爱情从来就不是最关键的因素。”
“据说你的父神是非常偏爱你的,或许对你的婚姻会不同呢?毕竟沧海桑田斗转星移,这么漫长的岁月里他并没有强迫你跟谁结合。”
“平心而论他对我是很不错了,当然,我回报了他数十万年如一日的忠诚!他所指之处,我自会攻克!不过你看,我和哈迪斯他们打来打去的,他从来都没有出面过。我父神要的,是一种平衡!我们打来打去元气大伤,他的位置自然也就坐得更稳!我们这些神,从来就没有所谓纯粹的喜欢,不管是爱人还是亲人都一样。”
“那么此次他旧事重提,大约求亲的对方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他既然要制衡你,便不会壮大你的实力。也许还可以替他监视你。”穆忽然灵光一闪,“我觉得这件事有很大的转机!毕竟在众神眼中,我们人类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如果你主动要和一个人类结合,对你父神而言岂不是更加安全吗!”
纱织不由得颔首称赞道:“你就说吧,我怎么离得开你呢?”
我怎么离得开你呢……还未走近,就听得随风飘来这句话,撒加的心一瞬间盛满了莫可名状的痛苦。她一向非常信任穆,远胜过自己,他是明白的,谁让他当年刺杀过她,这样的亲疏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啊,道理都懂,依然管不好这颗心!
“撒加来啦?”他这些微的情绪涌动,那边二人已是感知到了,互相使了个眼色,停住了刚才的话题。
撒加自然是没有遗漏二人神秘兮兮的互动,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眉目传情!然而他这个外人并没有资格说什么,上前单膝点地,波澜不兴地道:“是我。倒是不知穆先生还没回宫,打扰二位的谈兴了。”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