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12)


撒加要了一瓶纯净水后,难得悠闲地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纱织步伐比平日要急促一些地走远了——想来是怕他久等——思及此,唇角又不自觉地往上勾起。当然,又叫女士甲乙丙丁看直了眼这种事儿他是不会在意的。
纱织这边匆匆忙奔去装裱店取了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画,然后再赶往和赫淮斯托斯约定的卖喂鸽子吃食的小摊。途经撒加等她的咖啡店——咖啡店位于装裱店和鸽食摊中间——她忍不住侧头往店里看,但外面阳光灿烂,店里相比之下处于暗处,纱织什么也没看到。然后她圆润细巧的肩头被一名从车道上跑过来的黑卷发青年拍了一下:“帕拉斯小姐!”
“赫淮斯托斯先生?!”她微微吓了一跳,“你怎么也在这里?我们不是约在前面吗?”
赫淮斯托斯显然十分的兴奋,要在平时他是绝对不会对任何女士做出拍肩头这样的举动的。“我正赶往那边啊,在车上看见路边的人好像是你,赶紧下来了。”他指指还停在路边的车,满面笑容。然后向司机挥挥手,示意他先走。
“先别打发他走啊,我把东西交给你你就可以赶紧去找心爱的姑娘表白啦!”纱织低头在随身的包里找起来。
“你今天打扮得真是漂亮!”赫淮斯托斯说。纱织今天穿了一条细肩带的水绿色真丝连衣裙,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紫色的长发一半披散下来,一半在脑后挽了一个俏丽的丸子状发髻,单肩挎着一只大号的白色托特包,脚上踩着一双细中跟一字绊凉鞋,整个人显得清丽脱俗,又比平时的优雅端庄更多了一份活力和耀眼,美得叫他移不开眼。
“找到了!包包太大了,乱糟糟的找了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她将两个精致的宝蓝色丝绒盒子捧到他面前。
赫淮斯托斯回过神,一面道谢一面打开了其中一个盒子。里面躺着精工细琢的手环,他辨认不出名字的绿藤为干,间或揉入了色彩温柔的花色,但又不是那种好大一朵的花,而是细巧如米粒。他目中毫不吝啬地流露出赞叹之色。
“所有材料都经过处理,永远都不会干枯,凋零或断裂。”纱织补充道,“希望你的意中人会喜欢!”
“嗯嗯,帕拉斯小姐你喜欢吗?”赫淮斯托斯开心地打开另一只盒子。工艺相同,但揉入的颜色明显更男性化。他立刻自己戴上了。
“我当然喜欢,否则不会这样设计。不过,我以为你是要向对方表白后一起戴上的。”
“你说得对,是应该一起戴的。”小伙子应声,他小心地取出女款那条,更小心地执起她的手,将手环戴了上去!
“你?!”纱织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
青年执着她一只手,单膝跪了下来:“帕拉斯小姐,请问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你的男朋友?”他眼睛亮闪闪的,都是那天她给他充满的希望和信心。
纱织不知说什么好,她怎么也想不到赫淮斯托斯要表白的人是她自己!当时她多么真诚地给他加油打气,现在就得多么残忍地拒绝他的心意。
青年当街下跪向绝色美人告白,已经吸引了很多路人围观,有的热心人甚至起哄道:“答应他!美丽的姑娘,答应他吧!”
纱织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令这热心公益的青年颜面扫地,但她必须明确而坚决地拒绝他,这样才是对他好,对自己和撒加负责。“你先起来,我们到边上说。”她想将他带离人群,这样他即使被拒绝了也不至于成为路人眼中的一场戏。
“谢谢你对我未婚妻的一片好意。”忽然纱织的细腰上横插过来一只手,用力地将她勾进了宽阔坚实的怀里,纱织被青年珍而重之地轻握住的那只手也被一把拉了回来。
撒加!哎,纱织太阳穴发痛,不用看也知道是撒加!被赫淮斯托斯这么一闹,她一时忘记他们站在撒加所在的咖啡馆外面了!想想撒加为了击退敌人那真的是一如既往的不拘小节(战时可以叫不折手段),未婚妻什么的胡诌张口就来,完全不用打腹稿。
“未、未婚妻?”赫淮斯托斯看着忽然横空出世的高大俊美的男人,从下往上望去,男人刀刻斧劈一般的钢硬线条宛如神庙里供奉的神像。他心底一阵发懵,站起身来上上下下打量着撒加。他自问个子不算矮,但对方比他还要高出许多,关键是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生人勿近的气场让人招架不住。“帕拉斯小姐,他说的是真的吗?我不相信你有未婚夫了!你从来都是一个人上下班,节日也没有署名未婚夫的人送你礼物啊!”他脑子还算清醒,向纱织求证。
“因为‘帕拉斯’不喜欢这些俗气又缺乏创意的表达方式,我当然要尊重她的个人意愿。”撒加露出四月暖阳一般动人的笑容,围观人群里激起一阵被惊艳到的花痴声。只有纱织听出他念到“帕拉斯”三个字时的讥讽,也看出他虚假笑容未能到达的眼底蕴藏的冷酷。世人就这样容易被他刻意展示的温和所迷惑,而她是最懂他的那个人。
赫淮斯托斯如遭雷击,他原本觉得从世俗来看自己各方面条件不错,从性格上也是爱帮扶弱小富有爱心的人,这样的人应该够资格追求帕拉斯小姐这样仿佛是云尖儿落下来的妙人儿,谁曾想她竟然已经有了未婚夫!如果对方只是个有钱有势财大气粗的庸俗之辈也就算了,他相信帕拉斯小姐绝不会看重那些,但面前这个男人一看就绝非池中之物!赫淮斯托斯毕竟是出生企业世家,辩人的能力是从小就耳濡目染地培养起来的,帕拉斯小姐的未婚夫必定既是位高权重、运筹帷幄的上位者,又有博古通今的大才学、大智慧;更甚,他通身的气场具有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无需疾言厉色就足以吓破人心!这样出色的一个人,似乎做帕拉斯小姐的未婚夫也是够资格的!
然而他想到了是一回事,要就此甩手离去却不甘心,便用了长这么大最大的勇气和决心对着纱织问道:“帕拉斯小姐,我想听你亲口说,这个人真的是你未婚夫吗?你是因为他所以才平时从不跟异性亲近吗?即便他是,你觉得他对你好吗?你和他在一起快乐吗?如果他不适合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纱织对他的赤诚非常感动,但更感觉得出身边的撒加已经酝酿了一场狂风暴雨,她真是怕他控制不住立刻揍人。
撒加确实是快气疯了,随随便便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一个的愣头青也敢来觊觎纱织,也敢来同他相提并论竞争上岗?!他第一个想法是一拳将这个小子揍到爱琴海里去喂鱼,第二个想法是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吻住纱织,昭示一下所有权!但他终究是克制住了自己,他知道如果他揍了这家伙,纱织一定会生气又内疚;而如果他为了坐实“未婚夫”这个名头而当众强吻她,她一定会感到不被尊重——她平时看起来一副柔柔弱弱、很好说话、怎么样都可以的样子,但实际上是非常有主见、非常独立和能干的人。要命的是他就是这样懂她!愿意纵容她!给她挑战自己的特权!
所以撒加气死自己也不能那样干!
但他万万没想到,纱织会拉低了他的脖子,当众垫脚亲吻了他的唇!他脑子里“轰隆”一声炸开漫天烟花,但当他迅速反应过来想要进一步深入的时候她又退开了。他听见纱织用非常温柔但又非常坚定的口吻告诉那个年轻人:“赫淮斯托斯,你对我的亲睐我真的深感荣幸!但你看,我的心在很久很久之前早已全部给了他,再也没有第二颗心来接纳你的好意了!我真的非常抱歉。你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既有能力又善良的优秀的人,一定很快就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爱情!这两份手环我先收回了,待你遇到真爱的那一天,我一定会重新给你送上祝福和贺礼!”
撒加不去看那个被打击得遍体鳞伤、心随欲绝的年轻人。此刻他心中万分得意——不愧是他撒加的女人!就是这样有魄力、够果断、有爱心但绝不予取予求!他含着欣赏、钦佩和爱意的目光久久地注射着纱织那熠熠生辉的面孔。虽然知道纱织心系于他,但按她一贯低调内敛的脾气,当众宣爱这种事情他做梦都没想过!他接回了那两串手环,搂了一下纱织的肩膀,柔声道:“无需再多费唇舌,我们走吧。”
纱织看着赫淮斯托斯在原地蹲下,痛苦万分地捂住脸,失声痛哭,心中真的是觉得好抱歉。然而爱情的领域如此小气,万万容不得第三个人,如果她心存不忍、拖泥带水,那就对不起自己的感情、也对不起撒加,伤害了三个人。有一天,赫淮斯托斯会走出这段错误的感情,那样才是他真正的幸福!纱织拍开撒加环在自己肩上的手,走过去,非常尊重地扶起赫淮斯托斯,并不嘲笑他流着泪的脸,只是认真地、轻轻地说:“走吧!回家去!过了周末你会发现其实自己也并没有那样喜欢我。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赫淮斯托斯眼里的深情和痛苦像要跟着他的眼泪一起流出来似的,他深深地看了纱织一眼,不再说话,转身拨开围观的人墙,大步没入了前方的人潮。看热闹的人们也就此散去。

评论(1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