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13)

【我勤快起来真是叫自己都害怕!
当然,我懒起来更加令人发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
闲话少讲,更新才是正事儿😁】



然而回家的车上二人一直没有交谈,撒加面色阴骛,未加掩饰的怒意在他周身张狂;而纱织似是并未觉察,一直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帕拉斯小姐!这就是你必须推掉我约会的意义特殊的原因?”明明看得出她事前并不知情,而后她干脆利落的表示也令他非常受用,但阳光下青年如珠似宝地轻握着她的手、与她戴着情侣手环的一幕仍然极大地刺激了他,当时他就想由着性子直接手撕了那个家伙!也特别不喜欢纱织有什么特殊称谓是他说不知道的。
“如果你是因为没有告诉你我工作时用的名字而生气,那我承认自己不太周全。但我们本来就从不互相打听对方工作的事。我也从没有追问过你究竟在做些什么。但如果你是因为有人向我表白而生气,那你冲着我发火又有什么用?”纱织手里抱着包裹着的画,分神想着藏在哪里比较合适,一点也没把他可怕的表情放在眼里。
撒加当然知道她说的都对,他稍微动动指甲盖就该想得到:像纱织这样独一无二的女人,爱慕者必定众多!除非他把她关在屋子里永远不让她见人,否则今天这种情况就不会断绝。
然而他又怎么可能将她锁为笼中雀?
撒加烦躁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正因为他明白谁都没有错,他的占有欲和嫉妒心无处问责,才搅得他无法安生。他明明是非常成熟稳重的人,面对纱织的时候又总是控制不好脾气——他最蛮不讲理和尖酸刻薄的样子都只有她见过。
她为什么还能冷静,若无其事地抱着怀里的破东西,心不在焉的样子,丝毫不受影响地侃侃而谈……在他为了她这样失控抓狂的时候!似乎一向以来二人之间的事情只会激起他不常见的激烈情绪波动,而纱织永远是一副云淡风轻、不为所动的模样。是否她不如他那样看重二人的感情呢!原本只是有点小不痛快,忍不住想从纱织那里得到她温暖柔软的宽慰——随便说一句什么捧他的话都可以——撒加不好意思面对这个反常得可笑的自己——但纱织却什么都没有感知到!撒加心中的无名火无处发泄,一把将那东西抓了过来,一掌下去就打了个四分五裂——动作一气呵成,纱织还来不及喊出声,一切就已经结束了——认真讲,撒加盛怒之下也还是在最后一线控制住了自己,收回了几乎所有力道,否则早就碎了粉末了。
“你——”纱织显然气急了!头一回,撒加见到她气得浑身发抖、连话也说不出来。某个眨眼间好像有什么极具压迫性的气场——就像圣斗士才拥有的小宇宙似的、却又比那个更强大无数倍——一霎那从她体内升腾开来,但瞬间又消失无踪。撒加觉得自己真的是脑袋气晕了,跟她在一起他的喜怒哀乐各种感官和情绪都不受控制。纱织双目直勾勾地望着他。用一种非常平静却又非常悲伤的语气说:“为什么要纵容自己乱来!”
撒加一开始见她难过又气结的模样,心中早已又是心疼又是后悔,但他不愿承认,尤其见她还指责他不对,便阴阳怪气地冲道:“什么破烂,也值得你生这么大气?难道又是哪位青年才俊送你的定情之物?”他心里想的是,难不成这块破东西能比我还重要?你还为了它和我置气不成?
“啪”的一声响起,纱织一巴掌甩到了他脸上!撒加确实难以置信,这辈子什么艰苦卓绝的战斗没有经历过?可被人打脸真的是绝无仅有!纱织的声音冰冷:“即使我爱你,也由不得你随意践踏和侮辱!事实上,这天地间没有任何存在能侮辱我!现在看来我们实在是不适合这样亲密无间的关系。我现在就搬出去。我的东西都不要了,你看着碍眼就直接扔了,或者放把火烧了!我们都各自冷静一下!”说完,她不再看撒加,头也不回地从书房走到卧室,从卧室走出了门。
她这是什么意思?要和自己分道扬镳?!
撒加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他几乎是想都来不及想就冲到了卧室门口,看见纱织正要下楼梯,而纱织也听见他的脚步声,便深吸了一口气停下来回头看着他:“最后一次机会,撒加,好好想清楚自己想说什么,想好了再开口!”她虽然站在低处,却有一种高高在上逼人仰视的气度,撒加莫名觉得这样气场全开的理应是陌生的她,却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见识过了。
我错了,对不起,纱织,请你不要走,不要离开这里,不要离开……我……好吗!
“终于藏不住了是吧?演了这么久的情深意重、温良恭俭,终于演不下去了?好,要滚就快点滚,滚了就别回来!”
不不不,这不是我想说的话!纱织,你听我说,我、我今天约你本来是想向你……想问你愿不愿意和我先订婚的……我说我是你未婚夫也不是权宜之计,我是……认真的……我连戒指都准备好了……
纱织的表情越来越冷,唇角却扯起了一抹骇人的笑:“再见,撒加,我真是错看你了!算我自取其辱!哪怕你是言不由衷,我也没想到你会说这样混账的话!撒加,你配不上我的爱!真希望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然后她转过身去,挺直了脊梁,一步一步稳稳地走了下去,消失在这个空间里。
她说他配不上她的爱……她说希望从未遇到过他……
撒加高大的身形跌坐在走廊上,双手抓住了头发,就像负伤的雄狮一般恨痛交加地嘶吼出来!
佣人闻声而至的时候,惊恐地叫道:“主、主人……你的头发……”
撒加的发色已悉数变黑!

撒加灌了很多的酒……他不知道有多少,反正家中酒窖里的丰富的藏酒都已被干完,但是他还是很痛苦,痛苦到无法入睡!
踉踉跄跄地走进卧室,靠在墙上看着空荡荡的大床,隐隐约约地看见似乎有一个女人躺在上面,见到他便坐了起来,他看不清那女人的脸,但却直觉她在笑着,冲他喊:“撒加,不好意思,我竟然睡着了。”他看到黑了发的自己着了魔一样扑了上去,不顾那女人的尖叫,将她压在了身下。
撒加使劲甩甩头,床上的女人和自己都不见了。撒加,纱织说得对,你真是个混账!她刚刚走,你竟然就开始想别的女人!
他迷迷糊糊的,不停地出现幻觉,这一刻看到纱织置身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刺得他睁不开眼;下一秒看到自己拿着一把匕首要杀一个看不见脸的女人;忽然耳边听到纱织温柔地唤他的名字;再认真一听就变成那看不见脸的女人威严高冷的嗓音像隔着火海、隔着冰山穿过来——跪下!……
终于,纱织睡眼惺忪地从被窝里冒出头发凌乱的脑袋,带着一丝委屈地说:“撒加,我们不要吵了好不好?”他心痛得像要裂开一样,狠狠抱住了她:“对不起!纱织!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浑话!你原谅我好吗!我会学着正确地去爱你……”他觉得有液体从自己眼中流了下来……纱织在他怀里哭着,点着头……他支起她下巴,想给她擦去眼泪,忽然间纱织的脸不见了!怀里抱着的是无脸人!
撒加破天荒地被惊吓得喊了一声,再睁开眼,自己还靠着墙,卧室里、小书房里,鬼影都没有一个,看来他做了场光怪陆离的梦……目光无处可落,最后聚焦在书房的地板上,那里散落着被他一掌打碎的东西。
他弯腰随手捡起了一块,拿在手里嘲笑着自己。明明那么喜欢她,却又对她说了那样刻薄的话。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对重要的人好一点!
他乱七八糟的思维逐渐聚拢起来,手中的碎片似乎画了一只闭上的眼睛?看上去很是眼熟?
撒加清醒了不少,将碎片全部捡了起来!
望着地板上拼好的画,撒加久久无法动弹——是他!熟睡中的他!他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睡着后是什么状态,竟然可以这样毫无防备,看上去甚至带着一种可以称之为纯洁的神态!纱织把他画下来了……看得出来原本镶了上好的边框,她一定是要送给他的,然而却被混账的自己亲手破坏了!破坏了她精心准备的礼物,破坏了他们之间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感情!明明已经年纪一大把了,为何还要像愣头小青年一样负气冲动!
不!他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结束!
他不能失去她!管她是叫纱织还是帕拉斯还是其他什么!她就是那个对的人!
脑子里忽然又冒出来一张看不清的脸……但是撒加强硬地压了下去。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