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11)


“帕拉斯小姐,你又要多留一会儿吗?那我们先走咯!明天见!”换班时间,义工们三三两两地道别,纱织手里一面不停歇地编着手工,一面微笑着和他们道再见。
“帕拉斯小姐的手工真是出神入化!”身后有赞叹的声音传来。纱织略一回头,看见是新近加入义工行列的赫淮斯托斯先生,她回以礼貌的笑容:“谬赞了。”
“这可不是恭维话,我从未见过这样出色的手艺,而且效率这样高!”赫淮斯托斯由衷赞叹。他站着看了好一会儿,然而仍然没看明白她编织的手法,只看见春葱一样细嫩的手指上下翻飞,看得人目眩神迷、叹为观止!
这样的话纱织听得多了,身为智慧女神,她精通的技艺可实在太多了,想当然尔,最开始传授人类诸多技艺的神正是她!所以纱织自然对自己的水平心中有数。面对对方诚心诚意的夸赞,也就礼貌地谦虚一下而已。她岔开话题:“赫淮斯托斯先生还不走吗?还是说有事情找我?”赫淮斯托斯是一家颇有历史的冶金企业的公子哥,他的名字是其作风老派的祖父取的,作为家里的独子,家人对他寄予厚望,祖父将希腊神话中奥林波斯山十大主神中火神的名字作为他的名字,希望家业在他手中能得到保护和发展。年轻的赫淮斯托斯为人很是善良和热情,偶然看到救助社的招募广告就来报名了,当然,工作繁忙他能来的时间不多,每周也就一次,偶尔稍有空闲也就两次。纱织对他评价挺不错,毕竟现在直接捐钱的大佬比较容易找,但是亲自来长期做义工的却没听说过。
“这个……”凡人赫淮斯托斯吞吞吐吐,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我是想拜托帕拉斯小姐帮我做一对情侣的手环。不知道可不可以?”
“是哪家的姑娘能得到你的垂青,真是幸运!”纱织闻言开心地停下了手里的活儿,身边的人得到幸福,她最是喜闻乐见。
“我……我还没有向她表白。不知道她是否会同意。”年轻人红着脸说,“我没见过比帕拉斯小姐你的作品更精美的小玩意儿了,只有这样独一无二的礼物,才能配得上在我心里独一无二的她!”他磕磕绊绊地说,羞得不敢去看纱织的眼睛。
“难得你这样用心!好!你的告白礼我应承下来了,一定会用心帮你做好!你是一个善良又单纯的人,对方一定会同意的!”纱织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又鼓励他,“你可是以火神为名的男人,今后的妻子必定也会像美神阿佛洛狄忒那样美丽!”但她随即想起阿佛洛狄忒与丈夫之间从未有过半份情意,便没再继续说下去。
“真的吗?”凡人受了她的鼓舞,脸上泛起激动的光彩,“既然帕拉斯小姐说我的告白会成功,那就一定会!”他又再三地道谢。
看他这样客气,纱织笑着阻止:“别再谢了,我们也认识蛮长时间了,就当是对你为需要帮助的人们奉献一份力量的谢礼好了!等我把手上答应给小阿加莎的生日礼物编好,就可以开始。你可以先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款式,一心二用我没有问题的。”
因为今后几天赫淮斯托斯不能来,纱织又觉得让他去撒加那里取东西不太合适,二人便约定三天后在市中心小广场见,一来赫淮斯托斯家离他们服务的救助所实在是太远,二来纱织正好要去那里取给撒加的礼物——他的生日就快到了,她趁他睡着时画了一副名为“睡梦中的情人”的画,并且送到声誉极好的装裱老店去装裱。撒加书房有一张穿戴隆重、一丝不苟的工作照,如果在卧室再放一张这样衣不蔽体、松懈无害的私照,一定很有意思。
为了不让撒加提前知道自己准备的惊喜,纱织这两天的言行在他看来有点神神秘秘。经常反锁了书房的门,等他敲门又要过好长一段时间她才会姗姗来迟打开,佣人也说近几天如果主人加班晚归的话,纱织小姐也会晚归,但是会在他回来之前到家。撒加虽然很是觉得蹊跷,但纱织深谙如何驯服他这头披着人皮的野兽(撒加自己这样觉得),总能很快就把话题扯到别的他感兴趣的地方去。他也就由着她了——说到底还是基于二人之间长久建立起的信任感。


        和赫淮斯托斯约定的这天早晨,纱织如常和撒加隔着长桌面对面地用着早餐。当撒加说他今天要不负责任地翘班一天陪她的时候,纱织正在喝牛奶,闻言被吓得呛到咳嗽起来。撒加赶紧过去帮她顺气。心下对她的反应又生了几分考量。“你这是并不欢迎我的邀约?”待她平复下来,撒加深不见底的眸子看似柔和地锁住了她的眼睛。

        “何止欢迎?求之不得啊!只是我真的没想到工作狂撒加会翘班陪我,真的是太荣幸了!”纱织尴尬地说,“我是很感动没错,可是我今天正好有点事情,能不能稍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撒加和她各有各的忙,平时像这样的全天约会不用想那必须是屈指可数。“有什么事情比我们的约会更重要?不能推吗?”撒加面色便不大好看。

        “我要去见一个人,这对他来说很重要!就委屈你在家等一会儿,一个多小时……反正不超过两个小时,我就回来了!好吗”纱织软语道,站起来踮了脚尖蜻蜓点水地在他冷硬的唇角一吻。

        “不惜色诱我也要出去?”撒加挑挑眉,面色总算有所缓和,声音却听不出开心,“去吧,我并没有权力限制你的行动,也不想你不开心。你必须去做的事一定是有特殊意义的。记住早点回来!”撒加俯首在她头顶一吻,转身上楼不再看她。

        “等等,要不然你送我过去?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必分开太久。”纱织喊住他。其实一开始她就想过让撒加送她去的,后来又考虑到还要取画,不便让他看到。但现在她不忍心让撒加失望,大不了让装裱店把画多蒙几层包装纸,撒加也就看不出里面的东西了。

        撒加嘴里问着:“不用了吧?你会不会不方便?”长腿却不停留地迈下楼梯。

        “方便方便,对你必须方便!”纱织的语气像在哄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不过先约法三章,你到时候就坐在咖啡馆里等我好了,涉及别人的情感隐私,我不希望人家难堪,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具体的事情。”

        撒加笑着点头。

        纱织肌肉线条优美的细长双臂勾住了撒加结实的胳膊,故作一本正经地道:“我之前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过一句话,送给你最合适!”见撒加一脸“愿闻其详”,她忍住笑大声道;“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一时,她少有的放声大笑和他罕见的恼羞成怒都在屋子里炸了开来!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