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6)


        从酒店出来,撒加给莎尔娜去了电话,交代了一下善后事宜,然后不再犹豫地开向了去纱织家的路。就算她对他的意义已经不是床伴又如何?就算她有能力影响他又如何?即使在这么长时间没有泄欲过的饥渴下,即使在催情香氛和性感尤物的双重作用中有一段他的身体确实已经有了反应的情况下!他依然只想要她!不管今后走向如何,不管他是不是能爱上她、而她又会不会爱上他,但此刻!此刻他很清楚他不要别的任何人!

        撒加一旦理清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他就不会犹豫、不会后退、不会放手!

        站在楼下,发现楼上卧室的窗帘已经密密实实关了起来,看不出有无灯光。这个时候已经很晚,纱织理应早已就寝。撒加想了想,仍然决定不退回去。她如果真的已经睡了,那他会把她叫起来,原原本本告诉她自己的感情变化;当然,也要问清楚她对自己的想法——嗯,教皇大人就是这样独断专行,不会婆婆妈妈地纠结会不会打扰到对方的休息。

        但当撒加轻手轻脚地开门、上楼,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是从没有这样小心翼翼地怕吵醒过谁。呵,这么多证据摆在面前,他待纱织是远不同于其他女人的,但之前自己怎么就是没想到?

        然而楼上漆黑一片,卧室没有人。撒加相当意外,打开了灯。

        书房没有人。

        阳台也没有!

        这么晚了,纱织竟然不在家!撒加刚刚还激荡的一腔情绪像挨了重重的一拳,猝不及防,揍得他生痛。

        好多种可能性从他脑子里瞬间闪过:纱织因为生气所以离开这里了?上次见面绝对谈不上愉快,她离开公园的时候似乎非常不高兴。

        跟朋友出去玩了?不可能,看起来她不是那样热爱夜生活的人——但是你第一次遇见她不就是在酒吧吗——不,那时候也没有像这样晚!撒加强行解释道。

        遇到了危险?

        她还有别的男人?

        ……

        撒加被这些推测刺激到了。他烦躁地抓了抓额发,眉头皱得死紧。不知道后面这些糟糕的猜测哪一个他更不愿意发生。这个时候他需要一包烟,或者一瓶酒。他攸地站定,他可以打电话给她的!一向精明冷静的脑子竟然突然当机了……关心则乱!看来纱织对他的影响远比他自己已经承认的还要大!

        拨通纱织电话的同时他听见书房传来铃声。撒加走过去,看见了书桌上一闪一闪的手机——纱织把手机留在家里了!他有点郁闷,但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姓名时又愣住了——他!

        纱织在通讯录里给他备注的名称是“他”!

        撒加的心脏没由来地揪了一下,他说不清看见这个备注名自己是什么感受,鬼使神差地拿起了纱织的手机。偷看他人手机这种行为无疑是很不入流、很没品的事。放在以前,撒加绝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产生这样龌蹉的想法。他站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克制住了对纱织私生活的好奇心,决定还是放回去。他摁断了自己的手机,纱织看到屏幕上的未接来电就会知道他打过电话。

        正要走开的时候撒加猛地停了下来。由于他挂掉电话的缘故,纱织手机的屏幕持续地亮了一小段时间,显示了“他”的未接来电,然而!在这一条提醒下面,还有几行未接来电!撒加只一瞥,便看得清楚第二行显示一个备注名“K”的家伙在今天晚上十点半左右连续给纱织打了六次电话!第三行和第四行分别是“老爷子”和“M”各打了一次电话。

        撒加终究还是没有翻看纱织的手机,他自知并非君子,但不知为何却克制住了自己,就像不知为何,他相信以纱织的本事,绝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一晚,撒加泡了澡,躺上了卧房的大床,枕间似有若无地残存着纱织好闻的体香。直到此刻他才想到,他和纱织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他对她实在知之甚少。她从事什么工作?闲时喜欢做些什么?家里有些什么人?朋友都有谁?喜欢什么颜色?他甚至不知道她今年青春几何!他们无疑相当聊得来,在那些纵欲的日和夜,他们可以从宇宙大爆炸聊到女权主义的发展,从基督教佛教天主教的起始聊到中东乱局……有时二人会因意见不同发生争执——纱织认真辩论时,平素温和的明眸会射出尖锐的光,甚至咄咄逼人;她常态下娴静的表情会变得严肃到严厉。但是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强大的生命力和吸引力,熠熠生辉,照亮了他晦暗不明的眼底。

        然而!然而他却不知道她个人最基本的信息。当然,他可以派人去查,普天之下想当然是没有他们这帮人查不出来的信息,但那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撒加一夜未眠,而纱织一夜未归。

        第二天早晨,撒加下巴上冒出了不长但密集的胡茬。想当然尔!他离开的时候情绪十分不好!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