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part 4)

提前结束了长差,把原本后天的航班改签到今天,撒加没通知任何人,想给自己放两天假。在机场取了预约的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精神有点疲惫,他在飞机上就想好了,去纱织那里放松一下再回家。
在纱织生日十来天之后,他们又约过一次。但在她储物间帮忙找备用灯泡时——纱织说她一向是自己换灯泡,这一点真是令撒加非常意外,他知道她非常独立且能干,但也很难把看上去如此柔美、如此优雅的她,和踩着凳子换灯泡这个画面联系在一起——偶然看见放在收纳箱上面的小盒子——那是他让莎尔娜给她选的生日礼物,其实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他记得这个包装盒,当时还觉得莎尔娜的品位还是很不错的,从盒子就可以看出来。然而玫瑰色的缎带绑得一丝不苟、暗金色的封条居然也玩好如初没有撕开——纱织竟然没有拆礼物?!他再度惊诧,倒不是他自负,但想来应该是不会有人对他送的礼物不屑一顾的。
当纱织看见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时,竟然一点也不尴尬,笑着说:“哦,被你发现了。抱歉,我不喜欢这份礼物。”
“你不打开怎么知道自己喜不喜欢?”撒加忍不住问。
“等有一天你会亲自给我准备礼物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打开好好欣赏。由他人代劳的就算了吧。”纱织的眼睛闪着慧黠的光,她处之泰然,表情和语调听起来既非尴尬,也不生气;既听不出责怪他,又谈不上提要求。她明白撒加一定奇怪自己为何会知道礼物并非他准备的,但她也不打算解释,又补充道,“其实你并不需要非给我送礼物的,人来了就很好。”然而说到这里,她不免想起了他来这里的后果,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她当真是跟一般女孩子大大的不一样!撒加心中不知多少次作此感慨。他拥住了她纤细的腰身,露出难得的笑容:“哦?这么喜欢?那我们就再来一次吧!”
此刻撒加开着车风驰电掣地在去纱织家的路上,却并不认为自己是思念她或者是对她动了感情。“纯粹只是因为那具无与伦比的美妙肉体而已!”撒加始终这样想。
他有阵子也认真考虑过是不是对纱织动了真情?毕竟他以往与任何女人的肉体关系最长都维持不了五六月就会生厌,他对纱织无疑是大大的不同的,他甚至不排斥(如果他更坦白一点的话那何止不排斥?那至少是挺喜欢)和纱织谈天说地。但每当他这样想的时候,脑子里就会生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压迫着他,仿佛是阻止他这样想,仿佛是他这样想是对自己的一种背叛,仿佛他曾经用尽全力地爱过某个人,故而不应该再爱别的任何人。但奇怪的是,他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过一个这样耗尽他全部感情的人,就连稍微亲密一点的两性关系都没有!他记得年少时地狱般的训练,记得自己被黑暗人格控制住的那些荒唐罪恶的时候,记得冥战中的血泪相拼,反正最后他们为人类和地球上的所有生命赢得了胜利!战争与智慧之神雅典娜也回归奥林波斯山。他的一生就这样清清楚楚,并没有时间线的断裂缺失。
现在离上一次的约会又过了接近半个多月之久,他有满满的欲望需要淋漓尽致的发泄。这样想着,已经到了纱织居住的街区。撒加把车停到了一家便利店门口,打算去买一些避孕套。
结账的时候小店老板神经兮兮地笑着:“先生刚才忘记买了?哈哈,照我说啊,身边有那样美丽的女朋友,忘记买啥也不可能忘记买这个嘛!一次买这么多盒,年轻人真是有心有力啊!”
撒加听了他的话有点莫名其妙,但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两步走到店门口,他忽然停住脚步,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出现了震惊转而愤怒的神色。
目光所及是街对面的一对年轻男女,女的一头薰衣草紫色的柔顺长发瀑布般披散而下,随着走动,在曼妙的身后摇曳生姿,路人多有忍不住注目者,她却只是专注地侧过精致美丽的脸,仰望着身边陪伴着她的深海蓝发色的高大男人,而这男人那张扬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的俊脸如神工鬼斧凿刻而成,这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加隆!加隆为什么会在这里?!撒加盯着孪生弟弟忽然伸到纱织头顶上的手,似乎是极温柔地替她拿下了一片落叶,纱织的笑容那样明艳,隔着街也能感染到他。
撒加稳定了情绪,待二人走远了些,才出了便利店的门。难怪,难怪刚才店老板会那样说,原来是他俩刚才来买过东西!
撒加迅速上了车,以极慢的车速远远地跟在二人后面。直到看见他俩一路有说有笑,最后拐进了路边的小公园。他停下车,面色极度阴沉,一想到这两人会在公园的树林里可能干什么,他整个人都快爆炸了,几乎感觉得到阴暗人格在叫嚣着要上线当权。
他追上二人时,只见他俩背对他坐在一张长椅上,加隆不知道说了什么。一贯温柔的纱织竟然笑得很大声,然后加隆伸手作势要去挠她痒痒状。
加隆的手在半空中被撒加抓住了。两个人诧异地侧头,面上顿时变得像见了鬼似的,震惊得愣住了。
这反应在撒加看来完全就是被捉奸在床!
纱织微张着嘴,杏眼圆睁,只发出一个音:“你……”
加隆却是先反应过来了,把手一甩就越过椅背跳了过来,一手拍在撒加肩膀上,笑嘻嘻地说:“哈,老哥,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出差,要到后天才回来吗?”
别看加隆表面上一副好惊喜的样子,实际上一颗心早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撒加忽然回来了,正面撞见他和纱织在一起,这可是怎么抵赖都不行的。然而这个时候他又不敢说出实情,毕竟撒加目前对纱织的看法和感情,他一点把握都没有。他看似大大咧咧作久别重逢状硬和撒加拍背拥抱,脑子里却飞快地想着对策。
“哎呀!穿帮了!”加隆扶着额头惨叫着,“我本来想继续装我哥,看你什么时候能发现的!”
纱织此时已经回过神,看加隆的样子,心中便对他的救急计划明白了七八分。她只得继续一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惊呆了的模样,春葱一样细嫩修长的手指在兄弟俩中间指过来、抖过去:“你、你们……”
加隆一看纱织这副模样,便知道她已懂了自己的意思,心下便有了底。他一副窘迫尴尬的样子朝着纱织说:“哎呀,不好意思了,我不是撒加,我是撒加的同卵双生弟弟。刚才在街上遇到你,你一副好高兴的样子朝我走过来,我就知道你可能是把我错认为我哥了,后来你喊我撒加,我就完全确定了。但是我从来没看见过我哥身边有这样漂亮的异性,一时好奇,想知道你和我哥是什么关系,所以就顺水推舟,假装是我哥。这么快就被揭穿了,还真是尴尬啊!”他面对着纱织,好像是在向纱织解释,实际上句句都是讲给撒加听。撒加,何许人也!那样的精明,如果不做真一些,哪能骗过他去!于是加隆又转过身来对着撒加:“老哥,你帮我给她解释解释,我就是一时兴起,绝对不是故意骗她的!哎!你是在我身上装了摄像仪么?刚想捣乱你就出现了!”他扁着嘴,非常不服气的样子。
撒加一直没有说过话,直到此刻,才终于冰冷地吐了一句:“你这都不算故意欺骗?那要怎样才算?”难道等把纱织拐上床?
加隆一听这话便知道撒加已经相信了这套说辞,心下稍微松了口气,不然要是让他误以为自己和纱织一直瞒着他有一腿,那他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纱织为了要配合加隆,此时只好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难以置信地对着撒加,问到;“怎么回事?你们是孪生子?他刚刚一直在骗我?你才是撒加?”
“你竟然辨认不出来,我真是失望。”撒加沉声道,带着一丝怀疑。纱织听见他这样的口吻,虽然知道他早已记不得自己,更不可能相信自己,但心中难免涌起难过,只觉鼻子一酸,有温热的液体迅速冲向眼眶,但她拼命控制住,不让眼泪汇聚成滴,镇定下来,强颜欢笑道:“你并没有告诉过我你有双胞胎兄弟,我毫无防范,就算觉得有些地方与平常不一样,但怎样也不可能想得到身边的人不是你!”她默然半晌,又道,“我一时欣喜,竟然忘记了你是绝不会陪我逛街的,我们的关系,毕竟早就说好了,见不得光!”她触动了心里的遗憾和委屈,说完便从长椅上拎起购物袋,不再说话,干脆地转身离开。
纱织最后这句话似乎泄漏了许多不可明言的意味,撒加差点就不假思索地伸手要拉住她,但他手指动了动,终究没有挽留。
加隆见势便知撒加现下是暂时相信了他的说辞,偷偷地松了口气。然而他一口气还没吐出来,他老哥就一拳揍在了他的俊脸上。
“喂!说了我只是一时觉得好玩、并没有恶意的嘛!干嘛动手!动手也别打脸啊!我还靠这张脸找女朋友呐!”他当然知道撒加并没有用几分力,不然他早倒在地上了。
撒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冷地说:“这个女人不是你应该招惹的,听清楚,以后不要再装神弄鬼出现在她面前!”
加隆闻言眼睛一亮,高兴地问:“哇!这就是我的嫂子了?眼光不错嘛老大!”如果撒加对纱织真的又有了感情,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然而撒加只是哼了哼:“你想多了。只不过是我用过的女人,避免你又看上了。怎么说你要喊我一声哥,我是有洁癖的!”然后就径自走了。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