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agaAthena

中土:AL、TL。TROY:HP、AP。妇联:盾冬、锤基。叉男:EC。SS:撒穆、撒雅。LC:希萨。秦时:卫聂。其他:瓶邪、鼠猫、傅叶、风辰

情人(上部)(part 1)

写在前面:这是一个十年没码字、十五年以上没看过小言的老人家第一次爬的小言风,有狗血、有恶俗、有逻辑混乱,食用有风险,品尝需谨慎🤓!


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自巨大的红木办公桌两侧起身,客座上的是艾欧里亚,他放松了谈正事时一本正经的面部表情,露出大大咧咧的真面目来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笑着说:“老大,正事既然谈完了,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便饭吧!”
“你竟然敢不回去伺候你家驯兽师?”主座上的撒加走到整面墙的落地窗边,望着高楼下细密如蚁群的人潮。
艾欧里亚略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老大你就不要调侃我了!魔铃在家里的时候其实超级听我的话,只不过在外面我给她面子而已!你就给句话:去还是不去!”
“不去。”撒加头也不回地拒绝,“没事了就快点滚!”
艾欧里亚对他的“无情无义”已经很习惯了,憋憋嘴拎起沙发上的公文包,一面往外走一面吐槽:“就你这面冷心狠的破脾气,活该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圣战结束这么多年了,你看看兄弟们一个个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谁让你当时——”他猛地住了嘴,妈呀,差点说漏嘴!吓得身上毛孔全打开了。
好在撒加似乎压根没有听他说什么,还在居高临下地望着外面,艾欧里亚定定神,一改习惯,走出去后轻悄悄地关上了门。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会回来和我一起庆祝吗?”
撒加确实没去听艾欧里亚噼里啪啦地说了些什么,早晨离开房间时,那人期待的声音和渴盼的表情,忽然从他堆积着如山公文的脑子里跳了进来。他惊讶自己居然还记得这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当时他并未答应她的要求,只是丢下一句会很忙就出门了,也许她脸上会有失望的神色,但他根本没去看。
撒加踱回办公桌按下了召唤铃,不到十秒钟,着一身纯黑精干职业套装的秘书小姐踩着十公分的黑色细高跟敲门进来了。
“莎尔娜,你现在去选一份给成年女性的生日礼物。”
这个任务让莎尔娜相当震惊,除了雅典娜大人,她还从没见过这位战争时代的前教皇大人给谁送过礼物,但她表面上却什么都没露出来。战争时代他是她的教皇,和平年代他是她的老板,总之就是好好办妥老大交给的一切任务就对了!“好的,老板。”莎尔娜想了想又问,“请问是给什么关系的女性准备的?以便挑选合适的礼物。”
撒加又在翻着桌上待签字的文件,头都没抬地说:“情人。”
饶是莎尔娜再专业,一时之间也失去了对面部表情的控制。她瞪圆了两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嘴角有点抽筋,不晓得该说什么。

“撒加竟然有了情人?!怎么可能?!”咖啡馆里,魔铃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莎尔娜一把捂住她的嘴,看看周围几张桌子都是空着的、没有人注意到她俩,这才冷冷道:“别嚷!”
魔铃咬紧了牙,努力控制住了情绪,点点头重新坐了下来。两个人对望着,一时无话。
良久,魔铃叹道:“那时候他对那位大人的爱那样浓烈张扬,唯恐有人会不知道。他为她洗心革面、一改之前滥交的作风,无论怎样的美人儿风情万种千娇百媚地站在他面前,他都不屑一顾,那样的专一和坚定!这才多久啊?我实在难以想象他就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战后不到四年,雅典娜女神不知何故遁迹销声,史昂大人和童虎大人奉女神令,严禁圣域的所有人在任何场合提起她和她的事迹。确实,之后就再没有人提起过城户纱织小姐,包括当时热烈地追求过她的撒加。似乎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在他们身边存在过。
尽管如此,撒加身边再未出现过有亲密关系的女性。她俩都认为,雅典娜大人也许有着不得不消失的苦衷,但即使她不在了,她会永远活在老大心里。她俩都是圣域的老人儿了,除了雅典娜大人,她俩从未见过老大把谁放在心上过,更别提像对雅典娜大人那样深情了。
莎尔娜低声道:“我现在还能清楚地回忆起他抱着超级大的一束红玫瑰从十二宫招摇而过,跪在女神殿外面的情景。他对那位大人的追求,当时圣域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往事历历在目,可是这才多久?撒加竟然有了情人!什么时候的事?对方是谁?如何认识的?二人脑子里转着一长串她们不能问也管不着的问题。
二人又对坐沉默了很久。魔铃喃喃道:“然而老大如果真的有了喜欢的人,我们除了祝福又能怎样?从来都是新人胜旧人,当年再怎么同生共死、海枯石烂,跨过去了也就什么都不是了。”这时她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狮子王”,魔铃正在感慨男儿容易忘情,艾欧里亚这个电话打来正好撞在枪口上,被老婆一顿冷言冷语地怒怼后就听见嘟嘟嘟的挂断声,他望着手机一头雾水。

评论(10)

热度(12)